°°°°°°

想(4)

拖了许久终于写出来了,依旧是没文笔的一天,希望各位能喜欢^_^


4

北京时间20:30在一家名为蓝R的酒吧里,身穿黑色西装,英俊帅气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男人坐在吧台前一口一口的喝着手里的鸡尾酒,人们都说理智的人无论喝多少酒都是清醒的除非是他想醉​,现在的李泽言喝的面红耳赤偶尔还打个酒隔但就是清醒的很,他脑子里全是今天早上白起和他说的话,他说他不要他了,他放过他了,他说让他好好对那个女孩,漂亮话说尽了就转身走的干净利落连话多没让他说出口,这可能是李泽言第一次想骂人并不是因为白起的离去而是他居然因为白起的离去胸闷了一天,李泽言怎么不会知道这是什么感觉,这就是当初自己被悠然拒绝的时候有的感觉,李泽言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他对白起的离开产生了不舍和难过,为了消化这种感情李泽言特地来到他平常不会来的酒吧,果然这里的音乐吵的人脑仁疼


“李总?”


李泽言听到声音慢慢的转过头,首先入目的是白色的格子连衣裙在往上是精致的五官和栗色的头发,相同颜色的头发让李泽言心里一惊,随后就放松了下来


“有事?”


悠然把头发撩到耳后在李泽言身边坐了下来点了一杯鸡尾酒


“我今天来酒吧看到李总坐在这里还有点小惊讶,毕竟平常李总不常来的,是有什么烦心事吗?生活上的还是工作上的?”


李泽言听完这句话竟然认真的思考起来,关于白起的事应该是生活上的,但是又不太好意思对悠然说自己被甩了


“我的事为什么要对你说,不清醒”


悠然显然是被怼多了听到回答也只是点点头,给了李泽言一个微笑


“那就是生活上的事了,和学长闹别扭了吧”


悠然小声的嘟囔着,但还是被李泽言听到了,从别人嘴里听到关于白起的两个字李泽宇简直要抓狂了,李泽言看着对面栗色头发的女生,安静了下来,这个女孩有着和白起一样发色的头发,是他第一个心动的女孩,看着她的样子李泽言忽然就想到她拒绝自己的哪天,她也是这样坐在这个酒吧等着许墨,那他在干嘛?他好像和他告白了,但是失败了,他输了,他失了悠然得到了白起,那他现在失了白起能得到悠然吗?他想试试,也许有了悠然便不会在想白起了。


“悠然,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想(三)

依旧是没文笔的小短文(^_^)

当李泽言睁开眼睛时难忍的疼痛涌上他的脑袋,他一手撑着床一手揉着头晃了晃脑袋才勉强消除了疼痛,喝了太多的酒让他早已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一切,身旁没有熟悉的温度,也没有熟悉的早安,这让李泽言感到不安,他匆忙起身走向客厅,在家里转了一圈紧皱的眉头在看见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舒展开来,白起正在煎着蛋,形状较好的荷包蛋被整个铺平在烤面包上,修长的手夹起一旁煎好的培根轻轻放在上面,端着两个卖相不错的三明治走出厨房,看到了呆站在那里的李泽言,心情很好的冲他一笑

        “醒酒汤在桌子上喝完洗手吃饭吧,虽然没有你做的好吃,凑合着吧”

李泽言就这样楞了神,呆站在原地看着白起忙来忙去,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把整个房间烘托的暖洋洋的,合着白起的微笑竟让李泽言感叹岁月静好,想到这李泽言才发觉他对这个名义上的恋人一点也不了解,这是一场从意外开始的恋情,李泽言有喜欢的人他对白起怀有愧疚之情,这段恋情从一开始就是个悲剧,没有感情基础的恋情注定不会天长地久,他们之间没有未来,本就该是这样的不是吗?

“李泽言我要走了”

吃着饭的李泽言听见白起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也没多在意只是以为他又要出差了,下意识的嗯了一句,待反应过来时才发觉工作上的事白起从没和他说过,果不其然白起说了下文

“我要走了,回我以前住的地方,不会再回来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后少喝点酒,前几日和你来玩密切的女孩挺好的,别付了人家,不要怀念过去了看向将来吧”

白起的这番话让李泽言的脑子彻底死机了,他想过和白起分开的场景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突然,明明早上还好好的突然就来了这些事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和关心吗?他很想说什么但从他口中说出的却只有不理智这样伤人的话,但白起却没在意依旧笑着

“这样说也许太突然,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李泽言我原谅你了,我放过你了,你也该去追求你的幸福了,我们分手吧,互相折磨了两年时光的我们终于解放了”

说完这句话的白起长出一口气,他感觉到了他从未感觉到的放松,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在爱情里没有对与错,只不过是先爱上的那个从一开始就输了,因为爱所以会包容一切,把一颗真心毫无保留的送给了他,却被一文不值的丢在地上,正如一首诗所说的那样: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知

得不到回应的爱太累了,压的白起直不起腰来,所以他不要了。

 

想(二)

白起到达目的地时李泽言正抱着悠然垂着脑袋,嘴里嘟囔着要扣魏谦的工资,要把他掉到非洲去出差,悠然在他怀里尴尬的应付着看到他的到来眼睛闪着光,要不是被束缚着怕是要跳起来感谢他了,许墨看他来了黑着脸把李泽言扔进白起怀里,笑着说

        “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大麻烦”

说完没有一丝停留的拽着悠然离开了,白起看着身上不省人事的李泽言嫌弃的给他披上自己的外衣扶着他上了车,在车上李泽言忽然就安静了,靠在车座上不知睡没睡着,白起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念叨着少喝点酒,他只是安静的坐着,他平静的不像是知道男朋友出轨了一样,一道一道的暖色光打在白起身上,他突然想起他和李泽言交往的那天也是这样,那并不是个美好的回忆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一路,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白起替李泽言换好衣服安顿在床上后想起自己还没有吃饭就要走去厨房还没离开床就被大力的搂紧怀里,李泽言紧紧抱着他温柔的亲吻着他的后颈

        “别走,别离开我……”

白起轻轻搭上他环着自己的手,忽然就不想再计较今天信封的事了,就这样也挺好,还像以前一样

        “悠然,别走……”

放在李泽言手上的手猛的一颤,楞了一会白起用力的掰开李泽言的手,也不顾及这样他会不会醒,挣扎离开李泽言怀抱的白起如逃跑一般离开卧室,他去厨房喝杯水冷静了一会他想起他们确定交往的那天晚上和今天似乎一摸一样,同样的喝醉了酒,同样的抱着他叫着悠然的名字,那天晚上李泽言并没有和白起做到最后但是第二天他却误会了以为和白起发生了什么,抱着愧疚的心里和白起交往了,白起没有再那时告诉他什么也没发生,这件事是的白起做的最自私一件事,也是他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断送了李泽言的幸福也搭上了自己的真心,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刚平息的心情如潮水般把他淹没,难受的无法呼吸

最终白起还是平静了下来他坐在沙发上用手臂挡住灯光苦笑了一声,原来他一直都是被当做替身的,一直以来都只有他自己在期待幸福的生活,期待着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原来一直是他在唱独角戏

        “还真的是个大麻烦啊……”

一篇重新发的文,文笔一如既往的差,非常的短,不喜欢的请轻喷,谢谢😊,下面发文

  白起喜欢李泽言这件事几乎谁都不会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就连白起说起李泽言时也是一句不熟,谁也没有想过这样两个人会在一起但只有白起才知道他们之间只有一条细细的线,随时会崩坏。

        自他们交往后每天过的都是不冷不热,如同没有联系的同居人,不管白起怎样关心李泽言想融入他的生活成为他的习惯,都以李泽言的冷漠宣布失败,如今李泽言已经有一周没有回家了,说是公司忙,偌大的屋子里只有白起一个人,他不是没有想过其他令李泽言不回家的理由,他不想去想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这一切都会成为事实,白起非常确定但他还是想给自己一次机会,韩野劝他跟着李泽言看看但被他拒绝了,作为人民警察他做的大部分事 都是光明磊落的,他不会去跟踪李泽言,不过也是来的巧警局这几天忙得很暂时让白起忘记了李泽言有家不回这件事。

        平静的生活打破在普通的一个早上,家里的邮箱几经很久没邮过来东西了,今天却夹了一张信封,白起把它打开里面躺了一张照片,是李泽言和一个栗色头发的女生在一起搂搂抱抱的照片,白起慢慢把信封折上又放回了 邮箱里像一切都没发生一样,他在邮箱前站了很久直到电话铃声打破了这场平静,来电人是悠然

        “学长,你在哪呢?李泽言喝醉了酒在xx酒吧,我和许墨还有事没法送他回家,他现在谁都不认识了,刚刚给他公司的人打电话没接通,学长来接一下他吧”

电话那头很吵放着流行的摇滚音乐,有着人们尖叫的地方李泽言不会去这种地方除非为了悠然

        “好”

白起没有拒绝因为他不去接他回来李泽言可能就露宿街头了,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该好好谈谈了

无标题的小短文(二)

写了大叔和阿离的很是心疼大叔想给他们一个好结局这一篇没写完可能会在下一篇里补充上,感谢大家来看我的文(^_^)

长安的月色有一种醉人的美正如长安的酒,醉了景也醉了人,苏烈非常喜欢喝酒他常拉着玄策在长城边喝酒,喝醉了就喜欢讲故事,那时候的读书人张口就是一副好诗,苏烈也一样但他不喜欢作诗他喜欢读诗尤其是喜欢李白的诗每每在他喝酒时都喜欢读上一两句然后拉着玄策讲他听不懂的故事,这时玄策总会当最忠心的倾听者,直到有一天苏烈喝醉了这是他第一次醉也是玄策第一次从他口中听见小兔子这个称呼,起初玄策以为是大叔馋了接着苏烈就拉着他讲起了他以前的故事
         那时他还是个学生一下了学就跑到长安的教坊那里有许多的舞娘这对于常年蜗居于家中的人来说是个消遣时光的好地方,那些舞娘长得都十分漂亮就如长安的月色,在某一天苏烈注意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一直在角落里跟着前辈学舞,短手短脚的魔种兔子总是不得要领一次次的摔倒,苏烈以为他不会和这只笨拙的兔子有什么交集直到那一天,那天天一直在下雨小兔子仍旧在院子里不断地练习冰冷的雨水打在小兔子瘦弱的身体上终是经不住雨打摔倒在地上但身体却在那之后感受不到雨滴,她一抬头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勤奋固然好但也要注意身体,刚刚的舞蹈我看过了,虽是不熟练但也初具雏形想是再过些时日就如同春日姐一般了,这把伞给你早些进屋吧”
小兔子的心很单纯谁对她好她会记一辈子,那之后小兔子开始在长安城里找人,读书人在长安城遍地都是和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那人给的伞因为时间的问题已经破败不堪,她依然留着那把伞对她来说这并非只是一把伞,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舞蹈已经十分熟练她的第一次表演非常的盛大她知道那个人非常喜欢舞蹈。
         她终是见到了他,他却比当年憔悴了许多,他去充了军受到了许多坎坷他成熟了不少有了肌肉但他笑起来还是一如当年一般温暖。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漂亮极了,这些年我只要想起你就会去那个地方小坐,明天我带你去可好?”
小兔子的眼睛里仿佛有星辰,比后来苏烈看过的所有星星都亮,他答应了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长安了但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应该告诉她毕竟耽误一个女孩是不明智的选择但他还是想去看看承载了小兔子喜悲的地方,第二天他如约而至小兔子带他去了一片枫叶林,正值秋天枫叶一片一片的往下落小兔子摘下一片红叶递给苏烈
         “红叶最多情”
说着就在林中跳起了舞,破旧的伞配合她的舞姿有一种惊人的美一个足以让人沉沦的美
         “一舞寄相思”

       

无标题的小短文(一)

心血来潮的文章,文笔不是很好因为喜欢这几对cp所以写下的,部分内容和英雄背景不一样,人物ooc

身为长城守卫军最小的团宠玄策知道许多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他把这些事情写在纸上存进酒罐子里希望它们能早日实现,希望长城的家人们不会留下遗憾,这其中玄策第一件知道的是他师父的故事,兰陵王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冰冰的,玄策和他待了那么多年唯一一次见他笑还是一封信,信纸黄黄的一看就是已保存很久了,月光下总是清冷的刺客褪下面具,嘴角的微笑和眼中的宠溺让玄策明白这封信可能是他未来的师娘写的,本着关心师父终身大事想法玄策悄悄靠过去,平日里警惕的刺客今日却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导致等兰陵王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信中的部分内容

       “我与兰兄甚是投缘,等来年春天买上几壶好酒你我二人在畅饮一番,共同切磋武艺,岂不美哉”

字写的十分飘逸,一看就是洒脱之人所写,兰陵王被他看到后连忙收回书信

       “孽徒,何时学会了偷看这等事?”

兰陵王紧缩的眉头告诉玄策他真的生气了,但他的话中孽徒二字又让玄策高兴的摇起了尾巴

       “师父你终于承认我是你徒弟了”

兰陵王对着面前傻乎乎的脸竟然不忍心骂他,只好长叹一口气,带上面具头也不回的走了

       “师父别走啊,我刚刚看到信中的内容了,师父可曾赴约?”

       “未曾”

       “为何啊?难道是师父起晚了?”

玄策说出这句话后兰陵王一脸无奈的看着他随即转向另一边不知何处,眼中是玄策看不懂的神色,那之后很久玄策在第二个人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神色

       “我曾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灾难来的太快,早已物是人非,酒还是当年的酒,人却早已不是故人”

时至今日玄策才明白师父口中的物是人非,他来到长城后一次大扫除让他无意间发现了队长的秘密,一个小箱子里装满了书信,信中都是以兰兄开头,以还在等你结尾,直到最后一封信中写着不在等你的纸上熟悉的飘逸字体都告诉玄策一个事实,当年写信约着喝酒的两个人就是兰陵王和花木兰,兰陵王毁了约独留故人一人在树下独饮,直到故人说着不在等你了才结束这场不算约定的约定。

有一次玄策看到花木兰和铠对饮时眼和兰陵王同样的眼神时玄策才知道这种眼神中包含的深深的思念,玄策终于忍不住的向花木兰询问

       “队长您现在还怪师父吗”

花木兰神情一顿哈哈大笑着摸了摸玄策的脑袋

        “小狼崽你还知道的挺多,早就不了,只想再与他对饮美酒,切磋武艺于桃树下”

花木兰饮下最后一口酒就倒在了城墙边上,玄策看了一眼晃晃悠悠往下走又倒在地上的铠果断因为体重和私人恩怨抛弃了他,反正皮糙肉厚的铠冻一晚没事,收拾了地上的酒壶准备投入哥哥温暖的怀抱,他走之前花木兰身上出现一件衣物,因为是魔种的关系对于气味笔较敏感所以他一早就知道师父在这里。

酒还是当年的酒,人却早已不是故人,如今故人依旧是故人,却早已回不去当年快意潇洒的时光。

此生

文中部分内容和英雄背景不符,人物ooc
第一次写约策文,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的渣文,谢谢观看

     百里守约几乎是飞奔的下了长城,他想去拥抱弟弟,想问他过的好吗?这些年都在哪?却还是停在了百里玄策的面前他怕玄策恨他,直到面前的人轻轻的叫了声哥哥后百里守约才上前抱住他,相逢总是喜悦的对守约来说。

      百里玄策顺利的加入了长城守卫军,因为年龄最小得到了最多的宠爱,他是开心的他应该是开心的,找到了哥哥得到了许多长辈的爱,对于常年在沙漠深处摸爬滚打的玄策来说无疑是幸福的,但这种抗拒和不安的心情因何而生?他不清楚,晚风带着尘土刮的玄策脸有些疼,身旁还放着哥哥静心准备的菜团子,今晚是玄策巡逻守约就像老妈子似的左叮咛右嘱咐,因为担心晚上冷给玄策裹成了一个小肉球还想给玄策加个帽子被木兰阻止了,帮玄策脱下过厚的衣服,拍着守约的肩膀
      “没事的,挡不住风霜算什么男子汉”
守约还想说什么被突然从厨房出来的铠打断
     “守约老妈子饭要糊了”
而玄策也趁机逃离了现场并在城墙上坐了半宿,耳边的风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空气中熟悉的气味提醒着是谁来了
       “师父”
没有得到来人回答的玄策继续说着
      “师父我想离开了,你带我走吧”
      “………”

最后玄策还是和兰陵王回到了沙漠的深处,又过着流浪的日子,没有了在长城的无所事事,每一天都为了活下去二努力,但玄策还是会想起哥哥,悲的喜的,做饭时会给他开小灶,会在睡前温柔的揉着他的脑袋说着玄策长大了的话,玄策坐在大岩石上,眼前似乎还浮现出哥哥的脸,经过三天的时间玄策终是明白自己对守约并不是简单的兄弟情了,那是一种从依赖而生以想念加深以相见爆发的名为爱的情感
        “师父,我喜欢我哥,这种感情从重逢后就越来越深,因为怕哥哥会嫌弃他转化为疑问和不安才会想要离开,可离开才三天却比一个人时寂寞的多,人一旦得到温暖就无法忍受一个人的寂寞,师父也一样吧”
兰陵王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正当玄策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时兰陵王站到了他身边
          “有的东西想抓住了就别放手,那可能成为一生的遗憾,你早该回家了”
听了这句话的玄策心里酸溜溜的,他的师父一直是温柔的人只是自己还有家那师父的家又在哪呢?
         “师父其实木兰姐提到过你,她常说她在来到长城前见过最英勇的你”
玄策离开了兰陵王望着玄策远去的方向眼神不在冷漠,他终是放不下,放不下仇恨也放不下那粉色的影子,他终是丢了家也丢了她。

飞鸽传书在玄策回来前到达了守约的手里知道了弟弟没事并且要回来的消息守约松了口气,想着给玄策做顿好的,刚进厨房趴在桌子上三天没吃过饱饭的铠立马就起来了眼中闪出了金光,终于不用在吃队长的料理了以后还是对玄策好点吧铠这么想着。
守约前脚刚做完饭玄策后脚就回来了,守约笑眯眯的端着一碗满满的肉
        “回来了,吃饭吧”
简单的一句话玄策红了眼睛,对哥哥的想念撑着他度过危险重重的沙漠,支撑着他变强,受了很多的伤终于是找回了失去已久的温柔,玄策走过去拉着守约就走向卧房,点了蜡烛玄策安静的抱着守约一句话也没说,守约揉了揉弟弟手感非常好的大耳朵
        “去吃饭吧,一会肉都被阿凯吃没了”
        “哥哥,我这些年过得很不好,许多回都命悬一线,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没遵守约定”
守约听着来自弟弟的控诉心里猛的疼了一下,他不在的那些年他的弟弟经历了非常多的事而他在弟弟的生活里缺席了相当长的时间,被讨厌是理所当然的
         “我应该恨你没遵守约定让我失去了童年的天真,你让我经历了许多痛苦的事,这一切你都不在我身边我讨厌你,可是,当我在见到你时我忽然就庆幸自己经历了这些事情,痛苦使我变强,我现在可以保护你,再见到哥哥时我只有了想念,我想你哥哥”
          “我也非常非常想玄策,每天都在想,想你那些没有我的岁月过得好不好”
         “我…我喜欢你哥哥”
         “我也喜欢你”
         “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
守约轻笑手抬起玄策的下巴,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撬开他的口腔加深这个吻
         “你怎么知道我和你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呢?” 
         “玄策,我喜欢你,让我用以后来弥补以前好吗?”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