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标题的小短文(二)

写了大叔和阿离的很是心疼大叔想给他们一个好结局这一篇没写完可能会在下一篇里补充上,感谢大家来看我的文(^_^)

长安的月色有一种醉人的美正如长安的酒,醉了景也醉了人,苏烈非常喜欢喝酒他常拉着玄策在长城边喝酒,喝醉了就喜欢讲故事,那时候的读书人张口就是一副好诗,苏烈也一样但他不喜欢作诗他喜欢读诗尤其是喜欢李白的诗每每在他喝酒时都喜欢读上一两句然后拉着玄策讲他听不懂的故事,这时玄策总会当最忠心的倾听者,直到有一天苏烈喝醉了这是他第一次醉也是玄策第一次从他口中听见小兔子这个称呼,起初玄策以为是大叔馋了接着苏烈就拉着他讲起了他以前的故事
         那时他还是个学生一下了学就跑到长安的教坊那里有许多的舞娘这对于常年蜗居于家中的人来说是个消遣时光的好地方,那些舞娘长得都十分漂亮就如长安的月色,在某一天苏烈注意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一直在角落里跟着前辈学舞,短手短脚的魔种兔子总是不得要领一次次的摔倒,苏烈以为他不会和这只笨拙的兔子有什么交集直到那一天,那天天一直在下雨小兔子仍旧在院子里不断地练习冰冷的雨水打在小兔子瘦弱的身体上终是经不住雨打摔倒在地上但身体却在那之后感受不到雨滴,她一抬头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勤奋固然好但也要注意身体,刚刚的舞蹈我看过了,虽是不熟练但也初具雏形想是再过些时日就如同春日姐一般了,这把伞给你早些进屋吧”
小兔子的心很单纯谁对她好她会记一辈子,那之后小兔子开始在长安城里找人,读书人在长安城遍地都是和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那人给的伞因为时间的问题已经破败不堪,她依然留着那把伞对她来说这并非只是一把伞,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舞蹈已经十分熟练她的第一次表演非常的盛大她知道那个人非常喜欢舞蹈。
         她终是见到了他,他却比当年憔悴了许多,他去充了军受到了许多坎坷他成熟了不少有了肌肉但他笑起来还是一如当年一般温暖。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漂亮极了,这些年我只要想起你就会去那个地方小坐,明天我带你去可好?”
小兔子的眼睛里仿佛有星辰,比后来苏烈看过的所有星星都亮,他答应了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长安了但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应该告诉她毕竟耽误一个女孩是不明智的选择但他还是想去看看承载了小兔子喜悲的地方,第二天他如约而至小兔子带他去了一片枫叶林,正值秋天枫叶一片一片的往下落小兔子摘下一片红叶递给苏烈
         “红叶最多情”
说着就在林中跳起了舞,破旧的伞配合她的舞姿有一种惊人的美一个足以让人沉沦的美
         “一舞寄相思”

       

无标题的小短文(一)

心血来潮的文章,文笔不是很好因为喜欢这几对cp所以写下的,部分内容和英雄背景不一样,人物ooc

身为长城守卫军最小的团宠玄策知道许多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他把这些事情写在纸上存进酒罐子里希望它们能早日实现,希望长城的家人们不会留下遗憾,这其中玄策第一件知道的是他师父的故事,兰陵王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冰冰的,玄策和他待了那么多年唯一一次见他笑还是一封信,信纸黄黄的一看就是已保存很久了,月光下总是清冷的刺客褪下面具,嘴角的微笑和眼中的宠溺让玄策明白这封信可能是他未来的师娘写的,本着关心师父终身大事想法玄策悄悄靠过去,平日里警惕的刺客今日却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导致等兰陵王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信中的部分内容

       “我与兰兄甚是投缘,等来年春天买上几壶好酒你我二人在畅饮一番,共同切磋武艺,岂不美哉”

字写的十分飘逸,一看就是洒脱之人所写,兰陵王被他看到后连忙收回书信

       “孽徒,何时学会了偷看这等事?”

兰陵王紧缩的眉头告诉玄策他真的生气了,但他的话中孽徒二字又让玄策高兴的摇起了尾巴

       “师父你终于承认我是你徒弟了”

兰陵王对着面前傻乎乎的脸竟然不忍心骂他,只好长叹一口气,带上面具头也不回的走了

       “师父别走啊,我刚刚看到信中的内容了,师父可曾赴约?”

       “未曾”

       “为何啊?难道是师父起晚了?”

玄策说出这句话后兰陵王一脸无奈的看着他随即转向另一边不知何处,眼中是玄策看不懂的神色,那之后很久玄策在第二个人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神色

       “我曾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灾难来的太快,早已物是人非,酒还是当年的酒,人却早已不是故人”

时至今日玄策才明白师父口中的物是人非,他来到长城后一次大扫除让他无意间发现了队长的秘密,一个小箱子里装满了书信,信中都是以兰兄开头,以还在等你结尾,直到最后一封信中写着不在等你的纸上熟悉的飘逸字体都告诉玄策一个事实,当年写信约着喝酒的两个人就是兰陵王和花木兰,兰陵王毁了约独留故人一人在树下独饮,直到故人说着不在等你了才结束这场不算约定的约定。

有一次玄策看到花木兰和铠对饮时眼和兰陵王同样的眼神时玄策才知道这种眼神中包含的深深的思念,玄策终于忍不住的向花木兰询问

       “队长您现在还怪师父吗”

花木兰神情一顿哈哈大笑着摸了摸玄策的脑袋

        “小狼崽你还知道的挺多,早就不了,只想再与他对饮美酒,切磋武艺于桃树下”

花木兰饮下最后一口酒就倒在了城墙边上,玄策看了一眼晃晃悠悠往下走又倒在地上的铠果断因为体重和私人恩怨抛弃了他,反正皮糙肉厚的铠冻一晚没事,收拾了地上的酒壶准备投入哥哥温暖的怀抱,他走之前花木兰身上出现一件衣物,因为是魔种的关系对于气味笔较敏感所以他一早就知道师父在这里。

酒还是当年的酒,人却早已不是故人,如今故人依旧是故人,却早已回不去当年快意潇洒的时光。

此生

文中部分内容和英雄背景不符,人物ooc
第一次写约策文,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的渣文,谢谢观看

     百里守约几乎是飞奔的下了长城,他想去拥抱弟弟,想问他过的好吗?这些年都在哪?却还是停在了百里玄策的面前他怕玄策恨他,直到面前的人轻轻的叫了声哥哥后百里守约才上前抱住他,相逢总是喜悦的对守约来说。

      百里玄策顺利的加入了长城守卫军,因为年龄最小得到了最多的宠爱,他是开心的他应该是开心的,找到了哥哥得到了许多长辈的爱,对于常年在沙漠深处摸爬滚打的玄策来说无疑是幸福的,但这种抗拒和不安的心情因何而生?他不清楚,晚风带着尘土刮的玄策脸有些疼,身旁还放着哥哥静心准备的菜团子,今晚是玄策巡逻守约就像老妈子似的左叮咛右嘱咐,因为担心晚上冷给玄策裹成了一个小肉球还想给玄策加个帽子被木兰阻止了,帮玄策脱下过厚的衣服,拍着守约的肩膀
      “没事的,挡不住风霜算什么男子汉”
守约还想说什么被突然从厨房出来的铠打断
     “守约老妈子饭要糊了”
而玄策也趁机逃离了现场并在城墙上坐了半宿,耳边的风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空气中熟悉的气味提醒着是谁来了
       “师父”
没有得到来人回答的玄策继续说着
      “师父我想离开了,你带我走吧”
      “………”

最后玄策还是和兰陵王回到了沙漠的深处,又过着流浪的日子,没有了在长城的无所事事,每一天都为了活下去二努力,但玄策还是会想起哥哥,悲的喜的,做饭时会给他开小灶,会在睡前温柔的揉着他的脑袋说着玄策长大了的话,玄策坐在大岩石上,眼前似乎还浮现出哥哥的脸,经过三天的时间玄策终是明白自己对守约并不是简单的兄弟情了,那是一种从依赖而生以想念加深以相见爆发的名为爱的情感
        “师父,我喜欢我哥,这种感情从重逢后就越来越深,因为怕哥哥会嫌弃他转化为疑问和不安才会想要离开,可离开才三天却比一个人时寂寞的多,人一旦得到温暖就无法忍受一个人的寂寞,师父也一样吧”
兰陵王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正当玄策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时兰陵王站到了他身边
          “有的东西想抓住了就别放手,那可能成为一生的遗憾,你早该回家了”
听了这句话的玄策心里酸溜溜的,他的师父一直是温柔的人只是自己还有家那师父的家又在哪呢?
         “师父其实木兰姐提到过你,她常说她在来到长城前见过最英勇的你”
玄策离开了兰陵王望着玄策远去的方向眼神不在冷漠,他终是放不下,放不下仇恨也放不下那粉色的影子,他终是丢了家也丢了她。

飞鸽传书在玄策回来前到达了守约的手里知道了弟弟没事并且要回来的消息守约松了口气,想着给玄策做顿好的,刚进厨房趴在桌子上三天没吃过饱饭的铠立马就起来了眼中闪出了金光,终于不用在吃队长的料理了以后还是对玄策好点吧铠这么想着。
守约前脚刚做完饭玄策后脚就回来了,守约笑眯眯的端着一碗满满的肉
        “回来了,吃饭吧”
简单的一句话玄策红了眼睛,对哥哥的想念撑着他度过危险重重的沙漠,支撑着他变强,受了很多的伤终于是找回了失去已久的温柔,玄策走过去拉着守约就走向卧房,点了蜡烛玄策安静的抱着守约一句话也没说,守约揉了揉弟弟手感非常好的大耳朵
        “去吃饭吧,一会肉都被阿凯吃没了”
        “哥哥,我这些年过得很不好,许多回都命悬一线,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没遵守约定”
守约听着来自弟弟的控诉心里猛的疼了一下,他不在的那些年他的弟弟经历了非常多的事而他在弟弟的生活里缺席了相当长的时间,被讨厌是理所当然的
         “我应该恨你没遵守约定让我失去了童年的天真,你让我经历了许多痛苦的事,这一切你都不在我身边我讨厌你,可是,当我在见到你时我忽然就庆幸自己经历了这些事情,痛苦使我变强,我现在可以保护你,再见到哥哥时我只有了想念,我想你哥哥”
          “我也非常非常想玄策,每天都在想,想你那些没有我的岁月过得好不好”
         “我…我喜欢你哥哥”
         “我也喜欢你”
         “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
守约轻笑手抬起玄策的下巴,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撬开他的口腔加深这个吻
         “你怎么知道我和你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呢?” 
         “玄策,我喜欢你,让我用以后来弥补以前好吗?”
         “……好”